放荡不羁虐点低

求文QAQ

很久之前看过的一篇文,是娱乐圈架空背景。金只是一个没名气的小明星,格瑞是非常有名的大佬。格瑞貌似是暗恋金,在一次酒会指名要金去,凯莉是金的经纪人,金纠结了很久还是去了。结果那天格瑞用的是英文名字,金和他坐在一起还不自知。格瑞还吃了金递过去的蟹黄,惊掉了无数人的下巴。最后金喝醉了,格瑞送他回家,两个人貌似还做了

不期而爱 天使与恶魔paro

Tin and can

Tin第一次见到那个小个子天使的时候,是他冒冒失失的扑腾着金色的翅膀,差点撞到自己的坐骑上面。

他冷漠地看着那个愚蠢的家伙狼狈的在半空中停下来,明明是他自己突然撞上来,却瞪着一双眼睛倒打一耙:“喂你!能不能管好你的飞马!他差点撞到我哎!”
tin懒得去告知这个穷酸的天使他的坐骑是地狱魔角兽,而不是普普通通随处可见的交通工具飞马,确认过他的坐骑没有沾上天使的羽毛或者发丝等等恶心的东西之后,tin面无表情地打了个响指,魔角兽重新张开巨大的黑色翅膀,长嘶一声重新向前奔驰。

Can慌张的躲开以防被撞到,软趴趴的下垂眼更加愤怒的瞪向已经远去的恶魔:“我靠!这个恶魔真是讨厌!他自己的翅膀是摆设吗!!!”

 

“喂你这个讨厌的家伙!不准那么说我的朋友!”

第二次见面的时候tin正在和pete那个劣等的、没有脑子的战斗天使朋友对峙,can愤怒的挡在AE前面,一张小脸扬起来,金色的翅膀上面每根羽毛都炸了起来。

Tin冷哼一声,转过头:“所以我叫你不要和这种虚伪又没脑子的天使来往,会让你也变成不长大脑的秃毛鸡的,pete。”

“你!”can被气的要死,一只手凝出金色的光聚在拳头上面,猛地冲他挥了过去。

Tin冷笑了一下,站在原地没有动作,can的拳头砸在了他身前的护罩上面,两种力量冲击之下,can直接被冲击的倒飞出去,tin也控制不住的倒退几步。

这些没脑子的战斗天使,也只会挥拳这种毫无技巧可言的战斗方式。

Tin的眼神冷下来,泛出紫黑色的光。

Pete及时站在两人中间,软绵绵的pete虽然是恶魔,但是却有着天然的好脾气,“你们不要再吵了呀...tin...你不可以这么说Ae 和can的...”

Tin冷哼一声,嘲弄的看了一眼刚刚在ae的搀扶下站起来的can,张开翅膀转身离去。

“不要忘记我的话,pete,不要以为有什么九重天的学院在,恶魔和天使就可以和平相处。”

“你!”can还想冲上去,被pete慌张的拉住:“can...tin是魔君之一,你打不过他的呀...”

“这种家伙为什么还没有被学院赶出去!就算这里是魔界也太嚣张了吧!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!!!要不是天堂地狱的交换制度谁会稀罕来地狱这种又黑又阴暗的地方!混蛋恶魔哪来的优越感啊真讨厌!”

“can。“good拉了拉can的手,示意他不可以再说了。

“啊...抱歉pete,我不是在说你们,我只是说刚刚那个讨厌的家伙...”can突然意识到身边还有一个恶魔,一下子收起翅膀,蔫蔫的道歉。

Pete好脾气的摇了摇头,”没关系的...tin其实是个很好的人,只不过有的时候说话方式比较难以接受。”

Can不想反驳自己的朋友,不服气的鼓了鼓腮帮子,却也没有说什么。

讨厌的、自大的家伙...

 

“cantalope”

Tin停在can旁边,两头巨大的魔角兽半跪下来:“上来,我送你回去。”

Can扭头:“我才不要。”
tin微微附身,一脸无辜。“你还在为上次我亲你的事情生气吗?“

“你找抽吗!”can恨不得直接给他一拳。

Tin居然还想了一下:“并没有。”

Can更生气了:“你突然示好想要干什么!你不要再妄想利用我去破坏ae和pete的感情了,我告诉你你是不可能得逞的!”

Tin从高大的马车上踏下来:“如果我说,我已经不打算去介入他们了呢?”
can竖起翅膀:“你以为你说的我就会相信吗?你就是喜欢对别人恶语相向,丝毫不在乎别人的感觉。”初吻被夺走的愤怒一下涌上来,can气的口不择言:“在我眼里,你不过是个孤独的可怜虫罢了!”

话一出口,can看到tin的眉毛一动,罕见的没有回击,而是垂下眼睛沉默起来。

Can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很过分的话,一瞬间理智回来:“对、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说你...”

“没错,”tin打断了can接下来的话:“我的确没有朋友,也没有父母。”

“我...”can更加慌张。”

“从我出生起,就一直在地狱最底层战斗,只有吞噬别人,我才能活下去,就连我的名字,也没有父母来给我起。”

“所以,我不相信任何人。”tin直视着他的眼睛,双眼中难得没有嘲讽和鄙夷,

“但是我很想相信你。”

天使这种东西都非常容易心软,can更是其中翘楚,他被tin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得一下子把翅膀展开,看到tin这副样子也开始想自己是不是很过分,他迟疑地靠近了一点,“喂喂,我刚刚说的的确过分了,我给你道歉好不好...我真的不是故意说你的...”

tin捂住眼睛,很悲伤的样子,can着急的原地转圈,他撤开天生的圣光防护罩,慢慢的把手伸过去,搭在紫色的恶魔肩膀上面,tin没有动作,can小心翼翼地伸出金色的翅膀,想要触碰到tin紫色的双翼——这是天使们表达友好的标志。

我想要和你成为朋友。

“啊!!”can的翅膀一痛,天使与恶魔只有在彼此都不设防的情况下才能接触——就像是pete和ae那样,tin身上的力量灼伤了can的翅膀,他猛地后退,痛的眼角都泛出泪花。

Tin把手放下来,露出嘲讽的笑意,黑眸中又带上了冷冰冰的嘲讽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:“天使果真是愚蠢又不带脑子的生物,不过是几句谎言,你如此的轻信于人还真是让人惊讶。”

 

Can抱着自己的翅膀,委屈的不行:“你...”

Tin站在那里俯视着他,藏在袍子中的手不易察觉的动了一下。

但是出乎意料的,can什么也没说,只是一言不发地站起来,轻轻地抖动着翅膀,一转身飞走了。

 

Tin一个人站在原地沉默,许久,才缓缓转身离开。

 

Pete伴随着下课铃声走出教室,意外的看到一群恶魔中小小的金色身影。

Can躲在紫色的柱子后面,在一众恶魔中简直不能更显眼,引得过往的恶魔频频注视,有的还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,偏偏他自己还一副藏得很好的样子,在那里遮遮掩掩的叫他。
“pete!Hey~Pete!”
“can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小天使的眼神有点闪躲,“嗯...我想知道...tin的通讯代码是多少...”

“哎?”pete愣住了,还没等他说话,can又急急忙忙开口:
“等等等!不能通过通讯代码,万一他又骗我...哎呀!那他那辆马车平时会停在哪里呢!快告诉我呀pete!”

Pete愣了一下,慢吞吞的开口:“那辆马车,一般会停在圣战学院那里,tin会请专人照顾。”

“真是大少爷...”can嘟囔了一句,”好啦谢谢你pete!你不要告诉tin我来过哦!”

小天使元气满满的挥手,pete还来不及询问原因,就看见他已经挥舞着手臂跑远了。

“再见哦...can”

 

Can磨磨蹭蹭的靠近圣战学院,tin那两匹高大的魔角兽此时正悠闲地站在平地上吃草,看到can靠近,也只是懒洋洋的抬了一下头,就又开始埋头苦吃。

“我只是送个信哦...你们不可以和tin那个坏家伙一样踢我哦..”.can小心翼翼地靠近,把手中金色的信纸放在马车上面,转过头对着两头紫色的巨大魔兽叮嘱:“也不可以把信吃掉哦...”

魔角兽头都没抬。

“真是和主人一样的拽...”can碎碎念:“虽然你那天弄伤了我的翅膀,还骗我...但是先说过分的话的毕竟是我啦,就勉为其难的道个歉好啦...天使从来都是勇于承认错误的!不过你也有错...欠我一个道歉!”

Can倒退几步,看着那辆巨大的、奢华的马车,虽然那天翅膀被灼痛又被骗真的很生气,不过由于can曾经一拳轰上tin的防护罩,亲身领教过魔君的力量,他知道那天如果不是tin收了力,他的翅膀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完好如损。

不过骗老子是真的很过分!Can生气的想,以后绝对和这个恶魔老死不相往来。

 

傍晚,tin走进自己的坐骑,就看到一张金色的信纸被放在自己的座位上面,在整体的紫色色调中显得无比突兀。

一看就是天堂的审美。

 

Tin看着上面“道歉信”那三个大字发愣。

信上只有几句话,tin却可以想象出来信的主人在写下这些话时小嘴嘟嘟囔囔的样子,可能有些纠结和委屈,淡金色的小翅膀不安分的扇动着,和他的主人一样跳脱、彷佛永远安静不下来。

金色的信纸柔软而温暖,让tin想到那天can的翅膀拂过自己双翼的触感。

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他可以得到从未有过的抚慰和温暖,但是他忘记自己孤身一人太久,自我保护已经成为本能——can倒飞出去那一瞬间tin本想抓住他的手,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。

这温暖和安慰就如同地狱最底层的阳光,如同镜花水月一般转瞬即逝。

反正终究要失去,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奢望。
Tin这样子想着。

可是他现在站在这里,手里紧紧的攥着那张信纸,薄薄的一页几乎让他喘不过气。

蠢,他想。蠢死了,即使被欺骗也仍然选择原谅,天使这种愚蠢的本性在can身上倒是得到了最大的提现,却忘记他们是全然不同的两个物种,本就不应该有交集。


可是就算是这样,我也不会再放过你了,tin坐在床上一遍一遍的阅读那封信,他用嘴唇轻轻摩挲着柔软的纸面,贪婪的嗅闻着上面的气息。 
我不会再放过你了 


求问:龙锤×蛇基,孕期

求一篇文QAQ,忘记点红心了
大锤是龙神,然后洛基是蛇魔,在洛基很小的时候大锤捡到他然后成年了在一起的
洛基成为王后然后怀孕了,快生产的时候大锤去和黑精灵打仗,结果洛基被黑精灵偷袭差点失控,大锤甚至把自己的牙拔下来安抚他这样。
很萌的文了,求大神指路!!

过山车(维勇)

胜生勇利在冰上优雅地做了一个跳跃。
维克多看着他接着练习舞步,心里一沉。
他刚刚没有如表面上看起来专注于练习,而是一直偷偷地盯着自家男朋友看,在勇利跳出那个完美的三周跳后,维克多立即开始调动脸部肌肉,准备在勇利如往常那般看过来的时候给他一个完美的、帅气而温柔的微笑。
可是他没有看过来,一眼也没有。
维克多看了眼手上男朋友送给自己的、作为交往一周年礼物的手表(不是分期付款),胃里一阵不舒服的翻腾。
事实上在刚刚踏上冰面的后的一个小时里,他亲爱的勇利一次也没有看向他,一次没有!在踏上冰面做了一个值得喝彩的旋转后没有,在刚刚自己因为不认真练习被雅科夫训斥后没有,甚至刚刚他因为分神跳跃险些失败的时候也没有!
维克多在心中委屈的哀嚎。
“维克多,你在干什么!”
教练雅科夫的咆哮在冰面上回荡。
好吧好吧……维克多耸耸肩,再一次看向勇利的方向,惊喜的发现那双棕色的眸子正注视着自己,并在四目相对的时候给了自己一个安抚的微笑。
维克多报以巨大的笑容,并努力让它看起来不是那么惊喜,同时无视了尤里奥发出的巨大干呕声。
维克多心情愉悦地做了一个勾手四周跳,将心里的纠结忘得一干二净,并在余光瞥到勇利看过来时期待地暗暗将头偏向勇利的方向。
“米拉,你能帮我示范一下这个后内跳吗?”
维克多的脖子僵住了。
“好的,没问题呦~”
好什么好!我才是你的教练啊勇利!
这种程度的四周跳我在十九岁的时候就能做到了好吗!维克多在少女起跳时暗暗希望这个跳跃能够失败,然后自己就可以装作若无其事地走上前来让勇利专注于自己的英姿,并牢记只有维克多·尼基福罗夫才可以跳出最完美、最适合胜生勇利的舞步。
冰刀落地,很可惜,跳跃成功了。
维克多无精打采地向前滑了一段,希望休息时间尽快到来。

不需要休息时间了,勇利在滑过维克多的时候悄悄地捏了捏他的手,在维克多快速扭过头来的时候眨眨眼,然后一个3A加速向前滑过。
我的天哪勇利是天使。
维克多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。
远处又一次陷入感情漩涡中的波波维奇痛苦地旋转着。

正午十二点整。
维克多在指针指向十二那一瞬间轻盈落地,冲向不远处的黑发男人。勇利听到声音后停下即将完结的舞步,在银发的俄罗斯人冲过来的一瞬间满满抱住他。
“勇利~”
胜生勇利抱紧他,头靠在对方颈肩里,隐蔽地吸气,闻着维克多身上的味道。
俄罗斯奶虎被迫停下步子,从嗓子眼里发出低低地吼声,大声地跺着冰面远离了这里。
雅科夫看上去已经完全放弃了。

一行人在经过轻松地讨论后决定出去吃午餐,说笑着到达大楼一楼的电梯口后米拉冲上去摁开即将关闭的电梯门。一开始一切顺利,可当最后进入的维克多站稳后,电梯的超载提示音突然刺耳地响起来。
维克多很明显地愣了一下,然后慢慢地退了出来,眼睛一直盯着勇利不放。
尤里迅速地按了关门的按钮。
勇利很犹豫地看了看电梯按钮,然后回头又看了一眼同伴们。然后同样紧盯着维克多不放。
在电梯关到一大半时他终于下定决心,右手迅速按上开门按钮,然后还没等到门再次打开就挤出了电梯。
在门终于关上的一瞬间,电梯里的人清楚地看到维克多开心地抱住了勇利。
尤里奥发出一阵咒骂,而这次米拉甚至都没有责怪他。

维克多在午休的好心情后再度陷入郁闷。
这都要怪雅科夫。
常年担任俄罗斯少年少女教练的经历显然让他的底线一低再低,而胜生勇利的出现让雅科夫重获新生。
(当然啦勇利那么可爱)
维克多第一百次看向右边,那里勇利正不厌其烦地在雅科夫的指导下纠正自己的姿势,而后者的表情几乎算得上是受宠若惊了。
比上午更糟,维克托怨念地想,好像雅科夫不知道自己才是勇利的教练一样。

尤里发现一向专注的炸猪排饭居然在走神。
“喂!” 当后者做错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步伐时,尤里忍无可忍:“那个老头子就是这么教你的?像一只鸭子那样在冰上扑腾?”
“啊啊抱歉,”勇利猛然惊醒,眼神却又一次不由自主地看向左边“可维克多心情不太好的样子……”
尤里奥也皱着眉往那边看,“有吗?”
“啊......”勇利的脸有点红“因为他一个下午都没有往这边看,也没有笑.....”

维克多被冰场另一边的吼叫惊到。
他顺理成章的赶过去,看到金发少年甚至忘记摆出一副凶恶表情,而是满脸扭曲地冲黑发的日本人大吼大叫,言语被过高的语速和声音掩盖,以至于所有人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。
维克多过去时尤里奥正大口喘着气,狠狠瞪着赶来的男人。而勇利则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。
维克多:???

维克多一把抱住自家男朋友,“勇~利~你们在说什么?”
勇利偏过头,握住维克多的手:“没什么大事。”他冲他微笑,背景是洁白的冰面:“我们回家吧?”
他们手牵着手在冰面上滑行,维克多捏捏勇利的手,对方立刻会意地与他在冰面上来了一段默契的、包括托举的双人滑。
相视一笑后他们仍没放开牵着彼此的手,用另一只手为自己脱下了冰鞋,维克多很高兴地挂在勇利身上,二人无视别人的眼光走在街上,维克多高兴地漫步云端。
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一天了,维克多倚在厨房上看着勇利,忍不住走过去和他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。
所以他才不会生那些人的气呢,他们两个抱成一团入睡,维克多迷迷糊糊地想。
“晚安,维恰。”
“晚安,小猪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