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荡不羁虐点低

过山车(维勇)

胜生勇利在冰上优雅地做了一个跳跃。
维克多看着他接着练习舞步,心里一沉。
他刚刚没有如表面上看起来专注于练习,而是一直偷偷地盯着自家男朋友看,在勇利跳出那个完美的三周跳后,维克多立即开始调动脸部肌肉,准备在勇利如往常那般看过来的时候给他一个完美的、帅气而温柔的微笑。
可是他没有看过来,一眼也没有。
维克多看了眼手上男朋友送给自己的、作为交往一周年礼物的手表(不是分期付款),胃里一阵不舒服的翻腾。
事实上在刚刚踏上冰面的后的一个小时里,他亲爱的勇利一次也没有看向他,一次没有!在踏上冰面做了一个值得喝彩的旋转后没有,在刚刚自己因为不认真练习被雅科夫训斥后没有,甚至刚刚他因为分神跳跃险些失败的时候也没有!
维克多在心中委屈的哀嚎。
“维克多,你在干什么!”
教练雅科夫的咆哮在冰面上回荡。
好吧好吧……维克多耸耸肩,再一次看向勇利的方向,惊喜的发现那双棕色的眸子正注视着自己,并在四目相对的时候给了自己一个安抚的微笑。
维克多报以巨大的笑容,并努力让它看起来不是那么惊喜,同时无视了尤里奥发出的巨大干呕声。
维克多心情愉悦地做了一个勾手四周跳,将心里的纠结忘得一干二净,并在余光瞥到勇利看过来时期待地暗暗将头偏向勇利的方向。
“米拉,你能帮我示范一下这个后内跳吗?”
维克多的脖子僵住了。
“好的,没问题呦~”
好什么好!我才是你的教练啊勇利!
这种程度的四周跳我在十九岁的时候就能做到了好吗!维克多在少女起跳时暗暗希望这个跳跃能够失败,然后自己就可以装作若无其事地走上前来让勇利专注于自己的英姿,并牢记只有维克多·尼基福罗夫才可以跳出最完美、最适合胜生勇利的舞步。
冰刀落地,很可惜,跳跃成功了。
维克多无精打采地向前滑了一段,希望休息时间尽快到来。

不需要休息时间了,勇利在滑过维克多的时候悄悄地捏了捏他的手,在维克多快速扭过头来的时候眨眨眼,然后一个3A加速向前滑过。
我的天哪勇利是天使。
维克多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。
远处又一次陷入感情漩涡中的波波维奇痛苦地旋转着。

正午十二点整。
维克多在指针指向十二那一瞬间轻盈落地,冲向不远处的黑发男人。勇利听到声音后停下即将完结的舞步,在银发的俄罗斯人冲过来的一瞬间满满抱住他。
“勇利~”
胜生勇利抱紧他,头靠在对方颈肩里,隐蔽地吸气,闻着维克多身上的味道。
俄罗斯奶虎被迫停下步子,从嗓子眼里发出低低地吼声,大声地跺着冰面远离了这里。
雅科夫看上去已经完全放弃了。

一行人在经过轻松地讨论后决定出去吃午餐,说笑着到达大楼一楼的电梯口后米拉冲上去摁开即将关闭的电梯门。一开始一切顺利,可当最后进入的维克多站稳后,电梯的超载提示音突然刺耳地响起来。
维克多很明显地愣了一下,然后慢慢地退了出来,眼睛一直盯着勇利不放。
尤里迅速地按了关门的按钮。
勇利很犹豫地看了看电梯按钮,然后回头又看了一眼同伴们。然后同样紧盯着维克多不放。
在电梯关到一大半时他终于下定决心,右手迅速按上开门按钮,然后还没等到门再次打开就挤出了电梯。
在门终于关上的一瞬间,电梯里的人清楚地看到维克多开心地抱住了勇利。
尤里奥发出一阵咒骂,而这次米拉甚至都没有责怪他。

维克多在午休的好心情后再度陷入郁闷。
这都要怪雅科夫。
常年担任俄罗斯少年少女教练的经历显然让他的底线一低再低,而胜生勇利的出现让雅科夫重获新生。
(当然啦勇利那么可爱)
维克多第一百次看向右边,那里勇利正不厌其烦地在雅科夫的指导下纠正自己的姿势,而后者的表情几乎算得上是受宠若惊了。
比上午更糟,维克托怨念地想,好像雅科夫不知道自己才是勇利的教练一样。

尤里发现一向专注的炸猪排饭居然在走神。
“喂!” 当后者做错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步伐时,尤里忍无可忍:“那个老头子就是这么教你的?像一只鸭子那样在冰上扑腾?”
“啊啊抱歉,”勇利猛然惊醒,眼神却又一次不由自主地看向左边“可维克多心情不太好的样子……”
尤里奥也皱着眉往那边看,“有吗?”
“啊......”勇利的脸有点红“因为他一个下午都没有往这边看,也没有笑.....”

维克多被冰场另一边的吼叫惊到。
他顺理成章的赶过去,看到金发少年甚至忘记摆出一副凶恶表情,而是满脸扭曲地冲黑发的日本人大吼大叫,言语被过高的语速和声音掩盖,以至于所有人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。
维克多过去时尤里奥正大口喘着气,狠狠瞪着赶来的男人。而勇利则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。
维克多:???

维克多一把抱住自家男朋友,“勇~利~你们在说什么?”
勇利偏过头,握住维克多的手:“没什么大事。”他冲他微笑,背景是洁白的冰面:“我们回家吧?”
他们手牵着手在冰面上滑行,维克多捏捏勇利的手,对方立刻会意地与他在冰面上来了一段默契的、包括托举的双人滑。
相视一笑后他们仍没放开牵着彼此的手,用另一只手为自己脱下了冰鞋,维克多很高兴地挂在勇利身上,二人无视别人的眼光走在街上,维克多高兴地漫步云端。
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一天了,维克多倚在厨房上看着勇利,忍不住走过去和他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。
所以他才不会生那些人的气呢,他们两个抱成一团入睡,维克多迷迷糊糊地想。
“晚安,维恰。”
“晚安,小猪猪。”









评论